\魇氷桑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好痛

我在疼痛中思考。

思考本身就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比如说,思考为何存在贾宝玉。这是个比喻,指的是那些生来就具有天赋的人。

-

天赋,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呢?偶然是因为那个必然吗?

当我拥有意识的时候,神他知不知道我是否喜欢我的天赋?

像我这样的人,存在同类吗?

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也不知道如何对待自己的天赋。就像一个没能参加提高班的尖子生,可能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觉得自己的天赋毫无用处,于是被埋没在了人群当中。

那么神又为何要给这些人天赋?

这些人会互相吸引,还是擦肩而过?

-

人终究难逃一死。

为何我们会对逝去的人感到如此悲伤呢?他们在这条时间轴上存在过啊。

我想,也许我们需要的正是生命的相交吧。

而且时间只会向前进,在这个没有时间轴的世界。

-

这世上的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公平——虽然人们追求的是公正。

比如说,疼痛是因为你拥有过幸福。

-

疼痛,腿上,腹部,胸腔,还有大口呼吸却被呛得窒息的痛苦。

每次被那么折磨着的时候,总觉得还不如一刀捅死我算了。

我会想,其实大家都是疼痛着的。不仅仅只有我,也许你们也都背负着这样的痛吧。

所以我没有资格就这样首先放弃了。

总觉得你们比我更坚强。也许是我没能接受“生命”这么贵重的礼物吧。

-

还有那些人人都在想的故事:这世界的未来只有一个吗?

那我们还能达到四次元吗?

 

会有人同意我的见解吗?


评论(12)
热度(2)

© \魇氷桑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