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梦与泡沫】

梦与泡沫 [BGM:夢と泡沫-まふまふ]
·短打 初次JC

西撒在最后想的是,他毕竟只是个男二号。
但他比谁都更想知道,他好朋友的所有。在一起修行的日子,这两个人从懵懂的孩子成长过来,背负了太多,只有彼此才是依靠。回过神来,西撒已经沉迷在jojo中无法自拔了。
“绝不能让那家伙知道...”西撒把自己的头深深埋在臂弯里,心里却痛的想哭。他从不像这样为任何一个女人心痛过,这个锅jojo你背啊。
但是已经不行了吧,光想着宰了卡兹的事情就已经够烦心的了,搞不好jojo也会因为毒戒指让五天成为他们最后的时光。
至少在最后的最后,jojo你得回去才行。

“西撒...”看着坚定地迈出步伐的西撒,自责和恐慌充斥着jojo的心。讲的难听一点这家伙不就在给自己立flag嘛!
他真的不是很能理解西撒为了家族的宿命如此冲动的原因。
那种东西,或是你隐藏的过去,早点告诉我的话,我就可以和你一同承担了啊!
非要现在就出发的话...乔瑟夫回过头,目光飘向那座建筑。这样啊西撒,我知道你一定能行的,你一定有自己的策略,只是没有告诉我罢了。

我也很想知道,那些你二十岁之前的所有回忆啊。

不可能,自己都计算好的,就算是为了jojo和宿命的精神也绝不会输给瓦姆乌的,那又为何,自己会倒在这里...
啊...宿命,或许正是如此。
真是自嘲,本来还可以与你分享五天之久的回忆的,我却在这里首先告别了。
泡沫在日光的折射下散发出美丽宁静的光彩,然后渐渐的支离破碎,就像普通的泡沫一样脆弱,就像西撒的生命那样失去。
西撒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正招着手迎接自己走来。
不行,还不行呢。他对崇敬已久的幻想说。我不要过去,jojo他还在等着我。但幻想不会开口,距离不停地拉近,撕扯着他的意识。
jojo,我还想跟你说话,哪怕一句都好,想听到你最后的声音,一点点,一滴滴。夜晚马上就要笼罩这里了,死神也要光顾到这儿来了。
“JOJO!”
跨啦跨啦的岩石下落的声音,盖不住这呼号。
“おれの最期の波紋だぜーーーーうけとってくれーーーッ”
啊哈哈,哈哈,头顶上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jojo他能听到吗?
“シーザアアアアアアーーーーーッ!!!”

西撒他跪在地上,幸福的笑了,特写镜头让他烦躁,他知道他只是个男二号。
我听到了你的声音。谢谢你,jojo。
我的时间,在这里停止了。
他的墓碑迎接着最后的曙光,他的灵魂浸染着早晨氤氲的雾霭飘向齐贝林一家的最后归宿。

好想知道你在我二十岁之后的奇妙经历。

“天堂制造。”

这次,你要全部告诉给我听啊。

评论
热度(3)

© \魇氷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