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桑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承花】岛歌

BGM:岛歌-唐旭


(甜的


一阵阵不停歇的海浪打击着岸边,浸透了承太郎的裤脚。


晴朗的清晨不见一丝云彩,本该听到的几声海鸥叫也没有出现,承太郎觉得只剩下了他与海,或是他们已经融合到了一块儿去。


他就那么安静地坐在沙滩上,粗糙的沙面咯着他的手却不疼。清凉的海风顺过他的头发,将暑意吹散。


远远的,他听到从身后传来的,沙沙的脚步声。他好奇地回头,看到金灿的太阳下,是熟悉的那身制服。


又一波浪湍急地涌上来,敲打着他的心。


“花京院?你,你从医院里出来了吗?”


樱桃色的刘海后是花京院平日的笑脸,但他没有回复他的朋友。


“呀嘞呀嘞,我可不喜欢你那么拼命的样子。”讨厌极了。


“至少你打败了世界,不是吗?”花京院走到压低帽檐的人身边,像他一样,坐在沙滩上。


他们彼此都沉默了很长时间,像是没见过面的两个陌生人,漫无目的地眺望远处。


“你喜欢海边?”寂静的空气中,还是花京院先开口了。


“嗯,”承太郎又想念他的烟了,但他发现拿东西不在他的口袋里。“至少海边比起人群,要安静地多。”


“海边的声音可多了,你听不到吗?”他抬起头,扶了扶承太郎白色的帽子。又不知何时手上多出了一小块贝壳。“我也很喜欢海边,因为那里总有许多新奇的东西。”


承太郎稍稍侧头,看到对方另一只手心里的贝壳,沾着海水的硬壳竟折射出五彩斑斓的颜色。


他的手搭上了花京院的,握紧了他手里的珍宝,感到一阵冰冷。“我听到的只有你的声音。”


-


承太郎想起第一次他和花京院见面是在学校那的林子当中。


还被植入的花京院,脸上挂着不自然的微笑,恶心地用替身附上无辜的少女,朝承太郎袭来。他是第一个敌人,也是承太郎的第一个朋友。


但因为太火大了,他们第一次交手,承太郎趁着尚存幼稚的花京院分心之际,凑近到他的面前。他们彼此只剩下一个手指的距离,特别从黑衣不良身上冒出的低气压强迫得花京院喘不过气来。在被打飞的时候,花京院不知为何悸动了一下。那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了,假如对付迪奥的是这个家伙的话,能赢。


-


他以为自己不再会睁开眼睛了,植入肉芽的时候他也是被迫带上了必死的觉悟的。


他曾经那么认为,孤身一人的自己,只要获得那么一个人的赏识就够了,这或许是他奇特而又平庸的一声的意义了吧。


可是重力将他与承太郎拉引到了一起,他交手的人正好是jojo。


承太郎凝神屏气,捧着花京院的脸,像恋人一样一刻都不敢放松。


直到花京院怀疑自己为什么还活着而努力抬起他的睫毛,映入眼帘的是那个刚才还痛打他的人。


“为什么……?”我是敌人啊jojo,我花京院难道不是被你憎恨着的人吗?


“不要动。”


-


“其实我本来想在旅途结束就告诉你的,你想听吗?”


“是什么事呢?”花京院好奇地问。


“就是,那个,”承太郎为自己第一次嚼舌头而微微脸红,但他焦躁的心无法再多藏这事实一秒,“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花京院手颤了一下,反射性的扭过了头。承太郎并不知道他在脸红,焦虑地抓住他的肩膀,手上却湿漉漉地像沾上了海水。


像有那么一会儿缓冲的时间,他又回过头来,虽然是笑颜,眼角还不知因高兴还是惊喜挂上了泪花。“我知道,承太郎,可是没想到,你真的说了。”


“因为我也一直在关注着你啊。”花京院撩了撩头发,再也没有不安的气氛回荡。


花京院的脸真好看,现在的他就像一朵绽开的刺桐花,让人想捧在手心里。承太郎想。对于花京院也喜欢他这个回答,他还是有一点又惊又喜的。


海浪的叫嚣声越发响亮了,像涨潮那样,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推进着。


说也奇怪,天空中出现了刚刚一直隐匿行迹的海鸟,滑翔尖叫着冲向海的另一边。


承太郎的手捧上了那片刺桐花瓣,却生冷生冷的。


是美丽的东西被大海夺去了体温吗?他想着,不由分说地亲吻上来。


那波浪突袭般地砸上来,直到下一秒,承太郎擦去溅进眼里的浪花时,却再也看不到花京院了。


他又听到了世界的声音,远去的鸟叫声,不平静的海浪声,岸边树叶的摩擦声。


还有不知从何传来的,歌声。


歌声是温暖的,海水却苦涩的吞噬着他的内心。他慌乱地握紧的手,本该从未放开的,却只剩下一片贝壳。


他放下了它,任它埋没到沙子里或是被海浪带走。然后走向海的中央。


刺桐花落,微波荡漾。


渺小的幸福,如同易逝的浪花。


-


承太郎是从泪花中醒来的,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哭过了。


闷热的早晨,他的身上还有未痊愈的伤口在隐隐作痛。


他知道今天正是那人的葬礼,但现在又不想参加了。


花京院的家属也很困扰吧,


他才17岁。


能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盒子的骨灰了。


他们呆愣地看着那个东西,还没有力气去接受现实的冲击,不知所措。


“花京院说,他喜欢海边。”


重新戴上他的帽子,一身黑服的学生说完便离开了。


-


梦到惺松时节。


梧子不归来。


落苍苔。



评论(1)
热度(9)

© \魇氷桑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