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MC】【苏丹王AU】4

-

嗨,我叫Steve。如你所见,我现在也在被迫玩这个奇妙的游戏。为什么说是被迫呢…(叹气)你看,旁边那个开心的不得了的人就是罪魁祸首。

我平常都是属于不喜欢出风头的那种普通学生,成绩还行吧,虽然冠不上学霸的称号。真的是很难想象我这种人都会被麻烦事缠上——其实天天都有这位头戴奇怪帽子披着银白色长发自称是魔法师的奇怪家伙围在身边。怎么说吧,是我太书呆子吗,虽然常常被人羡慕有那么可爱的妹子围着,但我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的名字很奇怪啦,不过大家都叫她女巫。“什么女巫啦人家明明是帅气的魔法师”是她的口头禅。女生用帅来描述自己真的好吗?我这个书呆子是不懂啦。不过她的确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还挺细心的,甚至每天都会为我准备中午饭。头几天我是拒绝的,但看她那么坚持的模样我也只能苦笑着尝了一口,没想到意外的不错?!

 

啊扯远了,抱歉讲了那么多无关的小事,总之也是她,某天突然地跑过来请我参加一个游戏,说是可以一起上电视。我习以为常就答应了,没想到被耍了一票。

本来我也是挺生气的啦,但看看她现在玩得那么开心…大概吧,也无所谓。

 

看看自己手上的牌……隐士,也是挺符合自己身份的呢。好像不会死对吧?那就无所谓了。

 

说真的,普普通通玩个游戏怎么会死人啊?!

 

“steve?”少女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地跑来,“我们运气不错呢,你看这个仓库还有过滤水的装置...在这里不会渴死的对吧?”

真是乐观的妹子,我笑了笑,“其实我们把这里的矿泉水带走就可以了...”

“不行啊Steve,”她认真的看着我,“我看过这水了,这水有毒。”

“为什么?”为什么她突然那么紧张兮兮的啦。

“这个味道闻起来就不大对劲吧?!而且这个湖泊周围种了夹竹桃——那种东西有毒,肯定有谁把那种毒水故意或是不小心扔在了这。虽然一点点的毒问题不大,至于这东西有没有和剧毒的叶子一同煮过...”

我没什么心思听她讲这些,不愧是化学高材生啊,是不是刚刚没有她我就要命送黄泉了?

 

“你在听吗?”她有些生气的撇撇嘴,“不谨慎对待细节可是会死的。”

 

亲娘啊!!谁让您把我带进这个鬼地方的!!

 

“...不好意思啦。”她低头看着脚尖,一副“我错了别打我”的样子。刚刚我不小心说出真心话伤害到了她吗?

 

不过她还是抱着了我的手,又来了,磨人的小妖精(不)“没关系,steve你只要有我在就好啦~”

 

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她知道现在的处境吗!!

 

我摸摸她的头。

 

“唔...已经到第一天的晚上了吗?”她有些不开心,抱地更紧了。喂喂喂,没人在的时候就这么过度吗——“我怕。能开灯吗?”她颤抖着说。

 

“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捏捏她的脸,“晚上出门很危险,今天至少待在仓库吧。你要说开灯,这里的灯多半是坏...?!”

 

我按下了开关,房内顿时充满了红光,整个跟鬼片似的,到底是谁的恶趣味?!赶紧把开关关上了。

“咿..”我捂住了她的嘴,自己也在大口喘气。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刚刚在墙上看到了血迹和一些字。

 

几秒之后,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个重要的讯息。“退后,”我告诉她,自己像个勇士一般开了灯上前一步。

 

「18:00 天还没黑。但这里仍然太危险且容易被发现,一定要马上离开。北面有一座瀑布,瀑布后面...」

 

后面的字变得紊乱,难以识别,字迹又那么淡,根据一小搓留在墙上的血迹,应该是慌忙逃走的情景。

 

我感到奇怪。我们难道不是第一轮来玩这个游戏的人吗?那怎么会有人,在游戏开始前就来到这个地方躲避着什么,还是这个岛以前住着人?

 

我摇了摇头,这是黑光笔留下的字,只有在红外线或紫外线下才能看到。这种字写下来也绝不是日记——“他”有同伴。那就奇怪了,这岛以前被用来做过什么?

 

我四处看了看,内心已经镇静了很多,但并没找到别的东西。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时间的?

 

总之,瀑布后面...真是特别有用的讯息呢。

 

“女巫?”我呼唤着,她可能是太害怕以至于躲在了角落里吧。然而角落并没有她的身影,我背上冒出了冷汗。

 

“女巫?”我走出门。这是第二遍,如果有第三遍那就说明真的出事了。

 

周围的草丛……是的,只有这个地方了,我望着天上几颗稀疏的星星正显露出来,警觉的盯向草丛。如果这家伙到头来只是想吓我一顿,我绝对饶不了她。

 

“女巫在这呢。”

 

心脏仿佛一下子被人揪住,疯狂地挣扎起来,我循着声音谨慎地移动着步伐。敌人?!我现在身上可是什么武器都没有……对啊,对方也不会有什么吧?大概?

 

“瞎比比什么,有本事来solo啊,抓个女孩子了不起哦?!”我激动地差点跌了个跟头。抬头正遇上那家伙蒙住嘴的面罩和火红色的眼睛。烈焰人?!

 

“Steve”他开口了,我也看到了身后的女巫——没有被绑起来,没有被架着刀,太棒了,现在只要给这家伙吃一拳头就可以了说时迟那时快我愤怒的一击欧拉把他击退了几米。

他好像并不介意的样子,揉了揉胸口再次看向我“让我看你的卡牌。”

 

“不行。”我一口回绝,“隐士”是不能透露自己身份的。小崽子想知道我的底细?除非你是预言家不可,然而我所知的预言家就在你的后面——

是的,女巫亲自告诉我的,她也希望我能告诉她,虽然我拒绝了。

 

“……那好吧,Steve大哥。”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就赌一次吧,用生命作为赌注。我要和你换牌!”

 

“谁告诉你你可以随便换我的牌……”“他可以,Steve先生。”操作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仓库顶上晃着腿。“我说过,不过你可不在教室对吧?翘课的人呢,要自己承担后果啊。”他阴森森地笑起来。

 

“那我不愿意……”“不愿意也不行啊,他先提出口的不是吗?”我真得很想把操作者从仓库顶上踢下来。

 

“Steve大哥,我是那么坏的人吗?”烈焰人有些失落地看着我脸上写着的不信任。

 

这倒是,我所知道的烈焰人,比我小两个年级,却在校友口中有着非常好的口碑。我想,除了我之外,这是第二个不擅长惹麻烦的人吧,长得又帅,笑起来又甜,又很善良,成绩也很棒,就是讨厌和人相处。他也是离人群远远的一个,比我好点的书呆子吧?

 

据说烈焰人唯一被传过的绯闻是和恶魂妹子。比他大一个年级的恶魂,是个标准的萌妹子,又爱哭,又疼人,但经常有流言说她和别人有一腿,比如说烈焰人。以前有一次,烈焰人为保护恶魂不惜和别人打了一架,正是这件事。

 

所以,什么狗惹急了都会跳墙啊。这么好的自保牌,简直是上天赐予我的,怎么会这么轻易地送你呢。现在,让我来惹一惹这条狗呢。

 

“抱歉,我有足够的理由不相信你。”我笑起来,真是丧心病狂,反正我又死不掉啦哈哈哈哈管你是国王还是什么的呢?

 

“对不起!!!你看!!我手上有你的女朋友哦!!如果你不和我换的话!的话!!”我分明看到他眼角落下了泪花,不会吧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小学生吗?!不要再逞强了啊!?

 

可恶,女巫这乐开花的表情是什么鬼啦,你到底站哪边?!

 

“真是的Steve你看啊那么可爱的新生你怎么就对他那么狠心呢!”女巫闹脾气地说,“我倒是觉得烈焰人和你换换牌也没什么不好的啦,神神秘秘的好像你有特别好的牌一样!”喂喂你别入戏啊说好的我们是一队的呢?!你是傻吗干嘛说这种大白话?!

 

“呜啊啊啊”“不哭,烈焰人我们不要理他!”

 

What??!?!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小孩子和女孩子了!!

“好好好,换换换。”我心情跌入底谷。真是太伤心了。

 

果然那小家伙拿到牌惊喜地跳了起来,“谢谢Steve大哥!”

 

你是谢我了,那你的牌……我不太情愿地翻开换来的牌。

 

刺客。

 

刺客??!!这么重要的牌,居然死活要换给别人。

 

烈焰人感激地看着我,“我还是小孩子,不擅长干这种事啦……总之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Steve大哥。我们结盟吧?”

 

这个游戏有着红方和蓝方,像隐士,预言师,都是没有强迫的立场的,他们可以在游戏当中选择加入一个阵营,通过自己的判断决定自己在哪一方会赢……

然而刺客和平民(若虫,亡灵和愚者)一定是红方,国王和骑士一定是蓝方。

 

杀死国王或者起义,是红方成功的条件。

一旦红方没有成功,就是蓝方的胜利。

 

照烈焰人那么说,他应该是立了红方吧。果然,操作者在他的卡牌上画下了红色的记号。“这可擦不掉啦,”他转了转手中的笔,看向女巫。“你也要加盟吗?”

 

“这个游戏若是不分出输赢,会一直延续下去哦。”

 

女巫点了点头,“我跟Steve,不管他走到哪,处境有多艰难,我都要在他的身边。”

 

我心底涌出一股莫名的感动。

操作者最后留下一抹魅惑的微笑,“有趣,在没有掌握己方情况下断然站了立场。该是时候看看蓝方那边怎么样了吧。”

 

最后的我们也只是互相扶持着,瞪着眼看着他在黑暗中隐去。

不过能有同伴的感觉真安心啊。

{女巫 女卡牌预言家}

{Steve 男卡牌刺客}

{烈焰人男卡牌隐士}


评论(4)
热度(4)

© \魇氷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