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MC】【苏丹王AU】还没想好会不会写

他看到手中的扑克,瞳孔迅速缩小,颤颤巍巍的手差点就没拿稳。
【这不是……我…我运气没有那么差吧?】
【不,不,还有赢的机会……】
紧握着那张命运攸关的卡牌,他向楼下跑去。
-序
第一天 19:00
“虽然感觉人没有齐呢,不过也算是各就各位了吧?
那么 第一轮的阶级游戏,可算是开始了哦。”
头戴着一只可笑的纸袋的人物点了点头,将讲台上的空牌盒收了起来。
“14张牌,全部随机发放到各位的手中了呢。”
教室里只有零零散散的五个人,每个人脸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表情。其中正在生气的那位的开口了:“为什么参加游戏的是我们?”
“上学多无聊呀,”纸袋无奈的摊着手“你们能明白的吧?这游戏可是极大的乐趣啊。”
“去你大爷,我可是2啊,这游戏能玩的起来?我不要,我要退出。”
“哎呀。”操作者,那个扮演上帝角色的纸袋人,用手撑着脑袋,嘴里棒读出这么一个感叹词。“这样不好吧,在场其他四位可是知道了你的身份哦。”
僵尸啪地把薄纸扔在桌上,大步流星地走出教室。
但他收回了脚步,愣在了走廊的窗前。这分明不是自己的学校,是另一个他不认识的地方。
“我说过了,这是阶级游戏的世界。一切都必须服规则。”操作者鄙夷地看着僵尸。“还要我再说一遍游戏规则吗,亡灵先生?”
那剩下的四人中,抽泣的恶魂夺门而出。
“亡灵?他是亡灵?”
他们视线齐齐看向僵尸,有的欣喜有的怜悯。
“你可要小心了。”操作者开口说,“这里和现实在物理上可是相通的啊,别死了哦。”
【我为什么会参加这个游戏……】
僵尸不顾旁人的干扰,脑海里回荡着这个问题,他苦思冥想。

是啊,那天他在学校贴吧的角落看到一个帖子,像打广告那样的发了两句文艺的话。
{ 他们对未知的恐惧源于对权力的敬畏。
他们对已知的恐惧源于没有权利。 }
然后他回复楼主说庸俗,现在不是人人平等的时代吗?
楼主回复地比他还快:“那么,你想拥有权利吗?”

这样啊,那么一切都理清了,自己当时的确有这么一份贪念。
然而自己并没有得到权利啊?!2,代表亡灵的牌,没有1和3的帮助,只是奴隶的角色罢了。
眼前的人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
他转念一想,飞快地抓住操作者的领子,把他的头套扯下来。
还有一层头套!他扯了又扯,仿佛那人脑袋上有撕不完的纸袋子。
“冷静哦僵尸君,我只是个操作者,真的是什么权利也没有呢。说起来,如果各位还对规则不了解的话,你们随身的小册子都会给予提示,还有虽然这里是个荒岛,却建有一座灯塔哦。塔顶可以一览全景,还可以使用那里的广播哦。”
那哦的语气,真想让人把他揍一顿。僵尸怒瞪着操作者举起了拳头。
“顺便,”操作者没有理会僵尸,一个扫腿把他摔在地上。“扑克牌是可以换的。暗牌,也就是没有亮出身份的牌可以互相交换,或者也可以指定看一个人的牌。每天可以选择用一次自己的主动技能,当然用了的人就得摊成明牌,当天也是不准换牌的。所以僵尸君你刚刚算强制发动技能,就不行了哦。不过可以等到下一个晚上,所有明牌都有机会暗去哦。”
晚,晚上?!
“游戏时间是整整14天,还请大家好好享受了。”
听完这亢长的规则,大部分人都开始想家了。然并卵,此时,游戏已经开始。
窗外火红的夕阳正在坠落,那是最后的通告,夜晚即将来临,也就是说第一天就可以换牌了。乌鸦轻蔑地叫着,回到了巢里。
僵尸的腿一下子软了,跪倒在教室里。
有两个人抢先跑了出去,除去消失的操作者,最后只剩下了他和另一位,苦力怕同学。
“僵尸君好可怜啊,”苦力怕苦笑着,“不过我们结盟吧?”
嗯?居然有人而且是在开局就要和这么弱的自己结盟。僵尸很是奇怪,但他明白了什么,对方不能亮牌。
他将自己的手伸向对方,紧紧地握了握,作为结盟的证据。
“那么,去找剩下那位吧。”
{苦力怕 男 卡牌未知}

评论(2)
热度(2)

© \魇氷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