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桑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4525/犯罪注意/药最高

•结果还是有点OOC

•弃坑

Simon已经被锁在这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几天了。
在他到这里前,身上的通讯设备就已经一个不剩地都被移除了。留下的只为了求生的挣扎和对未来的恐惧。
他有时会像现在这样蜷缩在床的角落,靠墙的那一边。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绑架,但是处境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那个叫David Leatherhoff的罪犯,似乎十分照顾他。比如说,David总是会给他送来热好的饭,即使他拒绝着一口不吃。那绑架犯也不生气,俯身放下一杯水注视着他。是的,我死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他知道那人在想什么,不肯抬头往上望一眼。当然在第二天David发现他饿昏在地上的时候,无奈的给他打了一针营养剂。
Simon又恍惚地醒来的时候,他只感到更加的绝望。还是一如既往的房间,不过多了一些可以看的书。
他疑惑地拿起一本,轻轻翻开来。不错的小说,正是他喜欢的类型。Simon也只能靠这些来打发时间了。
“你喜欢这些的话就好了,”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吓得Simon“啪”一声合上书本。他不知道门是什么时候打开的,果然是David。
David手里端着仍然热着的汤。“你不想吃那些外卖的话。”他把汤放在桌上,冷冷地说“自己做的,求求你凑合着吃吧。”
现在流行绑架犯给人质煲汤?
青年脸上的表情先是惊愕,随即变成嘲讽,还是重复着这几个字“放我走。”
“你在幼儿园只学了说这一句话吗?”David也不在意,将手搭上Simon的肩膀,“你会挺下去的。”
Simon很敏感,像是兔子一样跳起来避开对方的手。他坚决的摇了摇头。
David蹙起眉:“我不想要伤害你。”
Simon仍然将信将疑地盯着他。
于是对方自己喝了一小口,又把汤勺递到Simon嘴边。
浓郁的香气确实打败了他最后的底线,他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然后咕噜咕噜都咽了下去。
David舒心地笑了。他又确保了Simon身上没有其他伤,也没有过激的举动后,满意地走出门。
Simon只是呆呆地望着正在上锁的门,他的恐惧没有那么明显了。只觉得,在这里并没有充满血腥味和铁锈味的地牢糟糕。这不像是他想像中的绑架。他感到不该感到的放松。
Simon不知道一天是怎么过去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与外界沟通设备,就连时钟也没有。感到累了,他就躺下来睡。
好像是半夜的时候,门外的吵闹声逼着Simon醒过来。他听到David暴躁地骂着,然后是锁舌转动的声音。绑架犯拿着酒瓶和手机闯进了这个本就昏暗的小房间。
“你们向警察求助也没用,”他大叫着,“想想那次你们要高利贷的时候那么坚决,现在你们的儿子连五百万都不值吗?”Simon听到他妈妈嘶声力竭的哭声,睁大了眼睛。
“Mom!”他没放下和妈妈对话的机会,David开着扬声器。紧张的气氛只会更令他害怕。他妈妈的声音欣喜得颤抖着,“噢…噢dear…我在这里!我在…”David笑着,把空酒瓶扔在地上,打破了他们的对话“我警告你,还有一个礼拜,你是想磨完我的耐心吗?就算是警察能找到这个地方也要花两个礼拜,与其拜托那些基佬还不如想办法凑齐那些钱。”Simon突然反应过来,伸手要去抓David手上的玻璃瓶子,然而扑了个空。“不得不说,你儿子身手也太弱了。”Simon恐惧地往后退,却被抓住了手腕。他感受到了David的力气,的确比他大上一倍。对方停顿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粗暴地松开了手,往门外走去。妈妈还在电话前大喊着“不要做傻事,听他的话,你会出来的……”
……
Simon慌张地望着面前重重摔上的门,努力平复着心跳。他最终冷静下来,悲伤像河水一样淹没着他的心。他知道了自己被抓到这里的原因——那该死的人。然后他放弃了,因为五百万对于这么一个毫无依靠的小家庭来说是笔大账单。回不回去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倒计时只剩下了7天。
或者说不到7天,David随时都可以杀了他。
Simon这么想,又重重闭上了眼。

隔天早上的时候,David一言不语地开门进来了。Simon微睁着眼,他不知道昨天以后有没有睡着。不过David冷静很多了。他依旧把一点零食扔到桌子上,尽量温柔地说:“那群家伙给我的,你留着吧。我很累,今天有事,你乖乖待着好么。”Simon瞥了一眼,那是几包他没见过的东西,都用着平凡的包装袋掩饰成薯片一样的东西。David应该是做那种工作的人吧……细思恐极,那么这些东西Simon应该是碰都不想碰的,但是他很乖地点了点头。David不知道才会把这些东西留给他吧,这也算是一份好意啊。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颓废地带上了门。
最近他是不是商业不景气呢,Simon呆呆地想。
他起床看了一会儿书,肚子就已经在叫了。真的,昨天这点东西不够他消化两天呢。他还是败下阵来,狠了狠心向那几包东西伸出了手。
味道果然有点怪,但是棒得让人抓狂。Simon有些晕乎乎的,但他确实爱上了这种感觉,太糟糕了。他没觉得饱一点,但是获得了精神上的愉悦。不去想他的家人,不去想学校里的烂生活,不去想他妈的遭遇绑架的糟糕运气,他好希望沉溺在这种满足感中,堕落进死亡的深渊。谁在乎呢。
然后他的幻想终止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大大咧咧的步伐不像是David,也不是什么好鸟,Simon警惕地钻到了床底——唯一他可以躲藏的地方。
门被突然地撞开了。有两个人跟在领头的后面,而领头的气势汹汹地拿着一把真枪。Simon吓得出了一层冷汗。
“David他娘的跑哪里去了?!你们谁说这是他的隐藏据点的?!”头头踢了一脚桌子,把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掀翻在地。“我,我昨天还看过,他以前的手机坐标正好在这里……”旁边那个
戴着眼镜的小伙哆嗦道。他斜眼看到了那一袋袋零食包装:“你看!昨天我们汇合时候给他的几包东西,绝对没错,这小子就在这里。”
Simon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竭尽全力保持镇定,身体还是不住颤抖着。
头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难道还藏在这里?”
不要,不要……
就算死在David手上,也不要被这群家伙……
诶?
Simon的呼吸平复下来,听到咒骂声渐渐远去,“晚上找几个家伙守着好了,他也走不远,会回来的。”
他们没有关上门,但所有人都走出去了,Simon没有心思管这些,他好奇刚刚脑内一闪而过的想法。
我只想待在David身边。
是那包药物的原因吗?他不安地瞥了一眼。…不,他现在是清醒的。然而他却有想让David永远别再回来的冲动。
他从床底爬出来,谨慎地,然后安静地思考着。
他也许可以站在那群人一方,合伙干掉David,说不定就可以回家了。当然他才不会那么傻,比起风险之大,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想要David死。
他开始有些同情那个人了。计算一下,如果自己逃出去的几率是10%那么少……
他眨了眨眼睛,下定决心带上了几包可疑的塑料袋。
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经常去他的刺客叔叔那玩的原因,Simon很擅长潜行,他避开了好几个不务正业的小喽啰,径直冲了过去。
现在他身上只有一把枪,两针和两小包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玩意儿。
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门口,似乎有两个大家伙守着,Simon绷紧了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Psst,”他在墙角小心翼翼地作着大死,看来是引起了其中一位的注意。那个没装备上什么的人就朝着他的方向走去了。
“谁?”那人奇怪地看过去,居然是个看上去弱弱的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少年…噢,成年人。
看了看对方手无寸铁,毫无威胁,他大笑了几声,一拳就要过去。
“Wait,”Simon掏出了那包东西,“我只是做点小生意。”
“你还要钱?把东西留下滚蛋!”不过汉子心情看来好了一点,与同伴相视一笑,“天管你哪来的呢,这里现在是我们的地盘,赶紧滚,永远别回来!”
Simon最后瞅了他们两眼,奔了出去,逃得越远越好。
噢,也许就这么结束了,他可以回家了,虽然完全不知道这是哪。
事实证明,逃脱的几率果然只有一成。


此时天色已近暗,依稀能看到月亮淡淡的身影。
这里纵横交错的都是小巷子,夜色把它们融合到一块儿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一疏忽就被人给拽住了。Simon完全做不了多余的挣扎,他也是死了心。好吧,看来这辈子注定是要死在魔窟了,他用力想看上一眼身后的人是谁。
“Whatthe…?!”
David有些惊讶,动作柔和下来。“Naughty boy,你还是跑出来了吗?”
Simon感到身上的力气变轻了,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
“运气不错啊,”David继续压低着声音说,“我还打算进去把你揪出来呢。”
Simon睁大了眼睛。
“怎么会不管你呢,你的命可在我手上。”对方半开玩笑,轻松地说道。
接着Simon紧紧抱住了David,他如果是个女孩子,可能已经哭了出来。不知道是因为内心的感动还是太紧张,他就是想哭。David惊愕地站着不知道要干什么,他试探地拍了拍Simon的背,“好啦好啦,一个男孩子还这么怂。”
Simon有意无意地回瞪一眼:“你送我的东西,还给你。”
“不用了,还不如直接把现金还给我来。”真是耿直。
“你怎么了,很缺钱吗?”Simon问道。
“也许是吧。”David不屑的说。
“这些不能拿去卖吗?”
“你懂什么,这种都不是纯品,他们扔给我也是因为没人要而已。”
Simon不服气的舔舔嘴,他觉得挺不错的啊。
“怎么,你吃了很多?不会吧……”
Simon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剩余的几包,贪婪地吞食着。David张大着嘴就这么看着他,想阻止都不行。……上瘾了。“Simon你这样不好,你喜欢我可以给你带真货,我不保证这里面还掺了什么……”
空空的包装被扔到了地上。
“你看嘛…我没事啊……”他很没底气地说道,又像刚刚那样晕乎乎的了。他微微一笑,“为什么要那么担心我呢,David。”
“我…呃……”David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温柔了。
Simon想要趁机再嘲他几句,可是他没有力气说话了。呼吸好困难,他急着大口喘着气。
“你没事吧?!”David比他更快反应过来,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好热。眼前的人脸微微发红,呼吸的声音夺取了他的耳朵。
Simon也注意到了,他心中暗骂了一句,掺了毒药也别掺这种玩意儿啊。他们彼此的距离只有一层衣物,而且他敏感的皮肤稍微被碰到一点就难受得不得了。他想推开David,可是该死的身体再也没支撑起来,少年已经战败,成了对方手中任他摆布的战利品。
“春药…?”David小心翼翼的问,手却得寸进尺的往下摸。Simon一惊,生气地喃喃道“你这家伙是在拿我试毒吗……奏凯……别碰我……”声音微微带着哭腔,简直让人想欺负。
“还不是你自己作死,”David摇摇头,低头凑到他耳边,“好了,我会负责任的。”
真受不了这该死的男人好听的声音……Simon有一瞬间这么想,但还在极力挣扎着。
“放轻松,不然我不保证我会想欺负你。”语间透露出的色气让Simon更加害羞了。David的手在他身上抚摸着。“好难受……”他紧张地拽着黑色的连帽衫,因为身高差埋在了对方怀里。这个动作让David心跳都漏了一拍,他犹豫着还是将手伸入了Simon的裤子里。
他隔着布料摩擦着Simon的,享受着回馈得来的几声喘息。Simon显然不想这样,极力捂住自己的嘴。当然这种动作反而更能激起David的兴致,他揉搓的更有力度了。
他的呼吸变得断断续续,微微闭上了眼睛。

“啊啊啊……”

【暂停

【你没有看错就是卡肉゚∀゚自行脑补吧

【然后他们换了个住所来了一发,连续几天的奔波,换房,当中David也确认了Simon已经可以下定决心不和母亲重聚了,原因是Simon对他有了感情(……)

【时间飞逝,斗转星移,不用说的屁话我都不说了,总之是他们很快就在国内呆不下去了……结果在出逃前一夜他们回到一开始的藏身处拿点东西满想到被gank,暂停取消——】



他半张着口,犹豫着,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没有绑架我,放他走……”
那四个警员笑着把犯人拽的更紧一些,“那你是谁?放高利贷的新找来的婊子?”
“饶了他吧,”另一个警员说,“再怎么说可能是被他强迫这么说的,对吧。”他示意着另两位上来帮个忙,自己走到少年面前,“不要怕,我们是来拯救你的。”
少年哆嗦着退后坐到了床上,“放了David…你们抓我都好…”
“精神状态不稳定,反正要去录口供一块带走。”
他们推了一下David,嘲讽道“去接你的小女朋友吧”
——Simon慌乱地在被子底下摸了一把。
那个像是队长的警员在向他逼近。
“我们走吧…”
“砰”
“What the…”
还没等其他两位反应过来,少年颤抖着又开了两枪。
剩下一位刚瞄准向他,就被一旁的David撂倒在地。
整个过程只有三秒不到,Simon却觉得他的心脏已经不在跳动了。David轻蔑地看了那几个人一眼,晃了晃手中松开的手铐:“没想到你和我搭档挺默契的。你干过这种事?”
Simon只是惊魂未定地坐在哪里,嗯,是第一次吧。
David把手铐扔在一旁,把Simon抱在怀里:“没事的,有我在。”
他突然想到,Simon刚刚做的这一切不就说明了…
是的,我已经把我的生命托付给了你。 

【End】


评论
热度(12)

© \魇氷桑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