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翻译】<无授权>The Art of Sneaking

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10251395/1/The-Art-of-Sneaking

可能很多地方会别扭啊不好的新人求指教!以及sibyl太太俺嫁(x

有可能翻译到第二章的话会去申请授权的XD

Chapter1:拉下裤拉链(Unzipped)

    他一定就在这里的哪些地方,卡特曼想。房间里的哪些地方。现在是周五凌晨两点,虽然严格上来讲是周六凌晨两点。卡特曼最近丢了他的笔记本;那个他脑洞后记录下脑洞出的主意然后让这些主意成功的本子。他现在正在想一个欺诈学校里所有学生午餐费的新计划,计划很完美。但是就在制作计划几天后,卡特曼的整本笔记本都找不到了。
    不管卡特曼掉了什么东西,他第一个要检查的地方就是凯尔的房间。就在最近凯尔试图阻挠卡特曼的另一个计划。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卡特曼在这里,布罗夫斯基的家。卡特曼对凯尔的房间非常熟悉。他知道潜入房间的最佳路径,知道凯尔怎么将他的物品分类…啊,他连凯尔的睡相都熟悉不过。简而言之,卡特曼是个夜袭凯尔房间的大师。
    但是他每次都必须十分缜密;如果狡猾的犹太知道卡特曼可能潜入他的房间带走他的东西回去,他一定会把它们藏到一个他认为卡特曼绝对不会看到的地方。
    卡特曼搜遍了每个地方。手电的光亮在凯尔的家具堆中扫来扫去,以防他把笔记本藏在了超级隐匿的地方。但就算卡特曼翻箱倒柜地彻底找了一遍,他也没看到笔记本的踪迹。卡特曼坐了回去沉思了一会儿。他需要把笔记本找回来。如果在凯尔这里,那么放在哪个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呢?

一个灯泡从卡特曼天才的脑门上冒了出来:凯尔的身上。

那是个几乎没有人会检查的地方!卡特曼悄悄地迅速越过了睡着的那个人。在他开始搜查之前,他停留了几秒看着凯尔,只是为了确认他已经睡得很熟了。14岁的犹太小伙安静地躺在床上,他小小的身体很难占据大大床的许多空间。蠢犹太——他经常睡觉的时候也带着小绿帽。他真的这么讨厌他的头发吗?

卡特曼朝着凯尔俯下身去,小心翼翼地开始搜查。一边谨慎地将手划入枕头底下去找笔记本,一边盯着凯尔睡着的脸看他有没有什么反应。没有反应。然后卡特曼在被子底下,非常轻地在凯尔睡衣上摸索着。那里也没有笔记本。卡特曼在凯尔稍微动了一下后把手移开了。

在几秒的等待后,卡特曼用他的手指滑过凯尔的睡裤来找他的笔记本。这的确让他感到有些脏,但他集中注意力在他的工作上。在他的手指滑过凯尔外侧的大腿时,他注意到有东西在腿下面。他小心地掀起被子带着迷你手电低下头去看。

在那里的是一本本子,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页码。所以他的笔记本的确在犹太这里!这是凯尔第一次拥有被卡特曼指控他偷走的东西。他从凯尔腿下抽出了本子并且拿出了被子,来看向那本书。

当他发现这本子不是他的笔记本时他好奇地皱了皱眉。这是一本杂志。不是任何其他的杂志……一本黄色杂志。标题是《拉下裤拉链(Unzipped)》,然后封面上的是一个非常健壮的裸男让卡特曼睁大了眼睛。他好奇地翻阅着那些夺人眼球的数不尽的男人互相触摸并且摆出那些诱人的姿势。这一定是他不期待在凯尔房间看到的东西。就在这时,床的吱呀声一下子就把卡特曼吓得跳了起来。当他的视线离开杂志的时候,他面对上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凯尔,正坐在他床的边缘。

“胖子……”凯尔的声音十分恶毒。他现在的姿势明白了就准备好下床踢死胖子的屁股。卡特曼立刻换上了他最无辜的微笑。

“Kahl!你在这里干嘛?”卡特曼插嘴道,马上又接上话“哦,这是你的房子?呀我肯定又梦游了!好吧我会马上出去的。”在一条长长的对话之后,卡特曼迅速地拿着手上的杂志走向窗户。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喘息时脖子被凯尔的前臂钩住,就这么被对方钳制住了。

“还给我。”凯尔咬牙切齿地低吼着。卡特曼在他瘦小伙伴的紧抓下扭动着。在正确的机遇下他可以很轻易地猛扔触凯尔然后逃跑,不过这看起来不怎么需要。他很快地就把杂志还给凯尔了。不幸的是这并没让凯尔放开卡特曼,尽管卡特曼拍了拍凯尔的手臂让他这么做。

“你可以放我走了。”卡特曼紧张地说。

凯尔的脸很红,尽管很难说出来是因为害羞还是生气变红的,或许两者都有,很可能两者都有。“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死胖子?”凯尔厉声说道,他的前臂紧紧扣着卡特曼的脖子,加重了最后那三个字。

“我不知道,我潜进来是来看你有没有拿我的东西,“卡特曼坚持到,咳嗽着,”我丢了我的笔记本。“凯尔继续怒视着男孩,但是松开了手臂。卡特曼试图控制他的干咳,直起身。他瞥了凯尔生气的脸几秒,然后再次试图走向窗户。凯尔在他探出头前抓住了他的手臂。

“卡特曼,这件事不能和任何人说。”Kyle坚持道。他试图使他的声音变得有威胁力,可是他不能控制自己的一丝忧虑。卡特曼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在门廊的人声打断了他。

“埃瑞克?!”声音近乎要大叫出来。凯尔的脸变得煞白,犹豫着要不要转过身。他们一定在刚刚打闹时制造了太多噪声,然后那些噪声吵醒了凯尔的家人。

现在凯尔的爸爸吉罗德不可置信地站在门口望着两个男孩,也注意到了再他儿子手上的东西。“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有那个,凯尔?!”凯尔的爸爸十分愤怒地问道,用可怕又迅速的方式走向两个人。

凯尔摇摇晃晃地退后。如果他父母知道了他的秘密那么他的美好人生就玩完儿了。

“爸我可以解释——”凯尔不知道说什么。就在这时,他手里的杂志被抽走了。

令凯尔惊讶的是,抽走他的人是卡特曼,不是吉罗德。“你儿子在欺诈我,布罗夫斯基先生。”卡特曼迅速地开口,试图让自己的声调听起来很受伤。吉罗德对褐发男孩的话既惊讶又疑惑。“在他看到我包里的黄色杂志时他发现了我的小秘密,然后他吧它拿走了。他让我每天都对他非常好,现在已经是第二周了。我只是过来拿回去。”卡特曼短暂地停顿了一下让信息量好消化一点。吉罗德的表情完全变了,卡特曼朝着凯尔转过身。

“拿着吧凯尔!现在我不用干任何狗屁事给你了!”卡特曼演了一场惹毛凯尔的戏并且自吹着,但是凯尔太惊讶于卡特曼所说的一切以至于没有半毫的生气。

“……噢。”吉罗德咕哝着,然后他直起身指责凯尔,“凯尔,你不应该用埃瑞克的秘密作为武器,即使他对你很刻薄。性取向在高中是个很敏感的东西,你也不应该为了埃瑞克是基佬而找他茬。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宽容的人。

凯尔抬起眉毛瞥了卡特曼一眼,看他是不是也看到这局势有多嘲讽。从他嘴巴短暂地张开了几秒来看,凯尔可以总结出他也这么看到了。卡特曼很快地清了清喉咙。

“我希望你不会告诉任何人这里发生了什么,布罗夫斯基先生。如果学校里的人知道这件事他们会排斥我的。“卡特曼假装出一个柔软的,脆弱的声音。凯尔注意到卡特曼仍然拿着他的杂志,而且不像是要还回来的节奏。

”当然不,埃瑞克。但是你要知道,你不应该因为任何理由闯进别人的家里。我知道你是想拿你的杂志回去,但是你应该先过来找我或是凯尔的妈妈。“凯尔的爸爸用手指指向卡特曼说道。卡特曼又换上了熟悉的无辜微笑——那个他经常伪装在凯尔父母周围的伎俩,凯尔皱了皱眉。

”我理解,我现在就要走了。”卡特曼说,翻出窗户爬下了梯子。凯尔看到卡特曼慢悠悠的把布罗夫斯基家的梯子放回他应有的地方然后阔步走向街道,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除了手中拿着那本杂志。

“现在凯尔,”凯尔听到他爸爸又开始了,“我想让你对埃瑞克小心着点,明白?”

“小心?”凯尔疑惑地转头看向父亲。

“是的。他可能想对你做奇怪的事情。”

凯尔脸上是触怒的神情,“爸,扯蛋!”

“这很可能,凯尔!他很可能要吃你豆腐。所以小心着点!”吉罗德重复道,抓着门把手开始关上门。“现在回床上去。”

凯尔生气地摔到床上,自我抱怨着。这就是为什么凯尔仍然坚守着他的秘密。他的父母声称要对同性恋宽容,但是如果有个基佬儿子,他们宁愿去死。这将会是他们家庭的耻辱或是一些狗屁。卡特曼说了他说的话是件好事,或者凯尔已经——

……等等。

等等。

卡特曼刚刚拿走了他的同志黄色杂志。他刚刚代替凯尔出了柜。他拯救了凯尔免受被父母发现的羞耻。

……为什么卡特曼要这么做?凯尔马上变得紧张起来。

不管理由是什么,卡特曼一定有什么计划来对抗他。总之,现在卡特曼掌握着凯尔的杂志。这是凯尔最怕的一件事。卡特曼可以很容易地让凯尔服从他的命令来保密。但是……至少还没结束呢。他的家庭生活还没在一瞬间被毁,所以……至少这样,他有时间去找出卡特曼想让他做什么。


评论(3)
热度(46)

© \魇氷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