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桑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4525】Gaze凝视

*恐惧之泣andAOMDC*

*4525*

*原作改编的一些小脑洞*当然我自己还没打通关可能会bug死……


眼前还是那片世界,只是渐渐由模糊化作为清晰,他看到大量的仪器为了支撑他虚弱的身体像缠绵的网一样包裹着他。但他缓了口气,他活过来了。
他的双腿并不如此。
他再一次跌入了痛苦的世界,如同惨剧刚刚发生那会儿一样。
恍惚着,他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他看到糟乱的辈子和自己心爱的房间,仿佛刚刚那一切只是一场梦。
他出了门,那边却是无限的黑暗。
跟随着意识给他的指示,他来到了大街中央的广场,推门走入了一旁的咖啡馆。他疑惑地看着刚才捡到的两张字条,“Letherhoff”,“EA45”。
很快,他解开了这个谜题,这只是他需要的一把“钥匙”。现在,眼前是一道道毫无止尽的门,通道,和涌出的怪物。
他不安地看向自己唯一的伙伴——一部过时的索爱手机,那上面一直在提示他,回来。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难道他要回到过去,坐在吱呀作响的轮椅上,捧着两条废腿生锈吗?或许,他应该留在这里,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
但他又目睹了Sophie跳下去的事实时,他再一次发疯了,有谁在强迫他留在这,比现实更残酷的世界里。
他开始想着回家,他的爱人只剩下了他的妈妈。这终究是不可行的,他往熟悉的地铁跑,往肮脏的下水道躲,又往静谧的森林逃,他去了一切可以去的地方,却没有一个能离开那个人的掌控。无数的怪物的嘶吼声充斥着他的耳朵,一辆辆警车挡住了其他去路。他在阴冷的地下拼搏,他在孤高的屋顶上复仇,他在小巷中狂命奔跑…他都没注意到,背后那个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
那个人,舒心的笑了。
终于发现了呢……他在医院的深处掐住医生的脖子,把他的头狠狠朝地上砸去,碾碎。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他的小区,多么鲜艳亮丽的颜色,像是由整个世界重新上了色。那里仍然,一个人影也没有,鸟儿毫无意义地重复着相同的旋律。他有一瞬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
妈妈?没有回应。短信应该是妈妈发给他的。
他打开自己房间的门,看到的是坐在轮椅上的自己。
轮椅旁边,穿着黑色帽衫人带着低沉的声音说:“喜欢这个地方吗?留下来吧,只有我们的世界,那些没用的人已经被排除了。就是现在,杀了你眼前那个不需要的自己。”
轮椅上的手动了动,那个Simon转过了身……他看到了那个凝视,还有黑暗中白得跳眼的“EA45”。他想起来了,Letherhoff,撞他的司机。
轮椅上的人惊讶于对面的人对着自己举起了枪。比起自己,他更愿意相信一个陌生人的指引。
可是轮椅还是比他更早一步地对他开了枪。
似乎是预料之中,Letherhoff先生无奈地笑笑,“Simon你还是,需要坚强地活在现实里的吧。留了你这么久,我也是没办法留住你的心。”
“对不起,这是我的赎罪,让你能再一次站起来……既然你拒绝了,那么谢谢你,能最后陪上我这么一会儿。因为,车祸以后,我能回忆起来的也就只有你了。”
他想说什么,却又无言地看着他和世界渐渐消失,其实是他自己在消失,他选择退出这个梦。
-
他们躺在不同的床上,一块小小的屏幕决定着他们的生死。
令人烦躁的滴滴声越来越平静,同死神的脚步一样,慢慢带走这个生命。
“这是……过量用药吗。”几个医生放弃了,讨论着可怜的人的死因。
然而另一边,他却努力地睁开了眼。
-
Letherhoff创造了这个梦境,他需要一直留在这里。
这次谁都不在了,除了躺在血泊中不会消失的灰衣少年。
他凝视着少年平静的脸,闭上了眼睛,晚安。
为了你,我宁愿再创造一个梦境,白天不复存在的地方。
反正我也只是困在层层对你的梦里,无法自拔了。


*看不懂的看这里*

David车祸后抢救无效要死了,但是他希望在死前最后看一眼那个他撞的人(造梦),因为良心不安,他更希望Simon能摆脱这一切和他做错的事能幸福的生活下去,或者是陪着他……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最后Simon还是摆脱了死亡的边缘,重拾回生存的信心,但是David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他陷入了永远的梦境,对Simon的梦。

评论
热度(5)

© \魇氷桑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