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桑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Rainy days5


字数:5100左右

--雨季
其实算是黄梅天。
老天像是有掉不完的眼泪,哭的一塌糊涂的。这样的世界真是一团糟。植物都被冲刷地萎靡不振,就连那些喜欢下雨天出来乱跑的怪物也悻悻地躲在洞里。细心的Steve给他那一窝牛羊们搭了一个篷,以便动物们在蓬下躲雨。其实因为无聊,动物都无所事事的趴着。更别说是Steve他们了。
“要是这雨再敢下个半周恐怕这个岛就要被淹了。”him无趣地瘫在沙发里,“我都快发霉了。”Steve忧心忡忡地望着外面,好像真的会被淹了似的。不过曾经的确有几次发了洪水,还是他带领村民建了个堤坝的。但是真被淹了的话,建堤坝也没用了。
可以说,雨可以带来的不仅只有无聊,还有一份隐患。
him突然大笑起来:“你不会真信了吧?”他又开了一包薯片,大声嚼着发出难听的声音“比起怎么对付岛被淹这种事,眼下还是多做点薯片给我吃……”
“Herobrine!闭嘴!”Steve生气地大吼道“你真的弄的我心烦,我能让你留下来而不是露宿街头已经不错了还给你吃的给你穿的你还真当我是你儿……”
him暗搓搓地笑着,根本不理会Steve的牢骚:“快叫爹。”
“Him!!!给我站起来!我要请你出去啊!”其实Steve每次想和这人断绝关系,心肠就软了,心肠一软,就把诸如此类的事忘光了。所以him仍然悠闲自得地瘫在沙发里啃着鸡翅。
未做完的事+雨天+HIM=烦。
雨天+烦→什么都不做。

Steve大字形地躺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闭上了眼睛。Him仍然瘫在沙发里,薯片吃光了,就吃牛肉干看电视。
猫棒看到亲妈躺在地板上,也屁颠屁颠跑过去学他那懒散样儿趴在Steve的小肚子上。Steve觉得有些痒痒的,挠了挠肚子。
“你这样睡不会着凉吗。”him放下牛肉干,想找些什么给Steve盖上。“啊不……我就小睡一会儿……”他的声音渐渐被平静的呼吸声代替。
狗蛋儿的反应倒是迅速得很,趁这空隙瞬间就把牛肉干给扫荡了。
him上楼拿了条毯子给steve铺上,就开始追狗蛋儿。
猫棒看到him傻憨憨追不上狗蛋儿的样子幸灾乐祸。叫你上次偷吃我的小鱼干。
him最终还是管不住狗蛋儿,他累躺在steve边上。

--Droppy likes ricochet
水哗哗的流在窗上, 掉在地上的雨点弹跳着演奏出完美的乐曲。不知道这个乐曲算是缓慢的还是富有节奏的,至少挺催眠的。
him又梦到了他的哥哥,notch以前教他玩桥牌,还有国际象棋,虽然总是notch把他虐得五体投地。想想这高智商的基因没完全传给him,或是him年龄比较小,him就不会服气。
于是由于notch,him变得好强起来。直到某天notch悄声无息地消失了。him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关于他的家庭,他只知道他的身世算得上名贵。
他本天真地认为可以幸福的过掉这虚荣的一生。
“我会继续坚持的。一起寻找你的哥哥和我的家人。离开这片岛……”
脑里又浮现出他的声音,那道希望之光不偏不倚地打进了他的世界,他孤独的小泛舟在或浮或沉的路上多了一个人的分量。
“Steve.”他喃喃着睁开了眼睛,清醒了一点看到Steve躺在他边上。
him有些慌,毕竟睡着的时候叫别人名字会被当成痴汉的吧!
还好,steve没醒…… 
闲着这会儿,看看窗外,雨势有点小了,去照顾下小牛崽吧。

him农活干得极少,都是Steve教他的。他们都有个天赋就是学得快。(虽然him现在完全可以独自生活但是他非得缠着steve。)
him突然也想教steve玩儿点什么,比如说…
他在箱子里翻到了一些纸,又用笔在上面写,做出了一套纸牌。
等到steve起来,steve揉揉脑袋“你怎么不叫我起来啊都说了睡一会儿……啊都下午了!!”
“我估计叫你起来你会把我打一顿吧。”him笑着说,递给他一桶牛奶。
“有起床气的是你好吧!”他看到him给他的牛奶,还有点小吃惊“你什么时候…”
“怎么样有没有很帅。”
“果然是我多虑了,你还是又懒又蠢。”
“要不要比一下谁比较蠢?”him阴笑着,晃了晃自制的纸牌。

“先要确保你没做什么手脚。”steve瞪回那那不怀好意的笑,不过看上去这只是几张撕成小片的纸而已,也没有魔法之类的东西。
于是steve和him坐到了沙发上,喝着牛奶吃着曲奇玩起了……
空档接龙。
steve试了试,真的有点难,他连通关都做不到。
him饶有兴致地看着steve迷惑不解地玩着这容易的游戏,感受到了某种虐菜的快感。
他轻松地摆弄了一阵就赢了。
steve很是不服气,他才没兴趣玩这不公平的游戏,他想玩,比如说……
斗地主。
“可是两个人怎么玩得起来——”him难为地说,简直对这孩子没办法。话说,他真的明白斗地主怎么玩吗?
“哈哈!我一对1。”
steve说:“K不是比1大嘛,可有13了。”
him无奈地撤下牌,“又要跟你讲一遍规则?”
steve扔下牌:“真是欺负我给我四个2,我们玩点不要花费脑力的游戏吧。”
him扶着额,好好好,我们玩抽乌龟。
这倒是挺适合他们俩的,不可否定抽乌龟是个打发时间的好游戏。
“那么抽到的乌龟…脱一件衣服怎么样?”steve不经意地就这么说了,还说他记得村民们是这样玩的。
him内心澎湃,steve经历了什么!!下次他要好好请那群土著吃一顿饭!他还以为是贴条子什么的!不过一共就几件不是脱得特别快嘛!不管怎么样!这游戏特别好玩啊!
可惜抽乌龟有时候还是要看天命的~
him后悔同意了这个条件,他已经脱得只剩内裤了,steve只脱过一次自己的帽子。
him咬牙切齿地看着放置在地上的帽子,痛恨自己为什么不穿一套铁装来玩儿。
“哈哈!一对1!”him欢呼着甩下手中的牌。
Steve又脱下鞋子。
等等!这么说还可以脱鞋子的吗!这是犯规吧!him不服气地说道,鞋子不算,帽子也不算。
那么输了两局是要……him看到Steve脱下衬衣,咽了口口水。
虽然自己也有腹肌,但是steve那线条却格外迷人。
痴汉心里想些什么,总是能一眼看出来。Steve淡然地说道:“今天有点热啊。”他能感受到him炙热的目光。
开下一局。
him每次伸手都抽得很谨慎,因为他不能再脱内裤了嘛。
steve也压根不想看他脱内裤,him要是再输就直接game over了。
him终于靠人品又赢了一次,steve也只能穿着小裤衩了。
总觉得下一局是决定生死的最终决战,抽乌龟这个活动也玩儿得热火朝天了。

--一点突来的讯息
出乎意料的,不知道哪只末影人突然瞬移进来:“啊,抱歉,我是来躲雨的,不打扰了。”说是不打扰,也只是躺到了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个大男人穿着裤衩儿盘腿坐在地毯上互相抽着纸牌。
半分钟后。
“你们在玩什么?”
“抽乌龟。”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啊……”
him皱了皱眉冷冷地看向他“只恐怕你没有衣服好脱了。”
两分半。
“有水喝吗?最好温一点的,我怕凉水伤身体……”
him递给末影人一杯岩浆。
四分钟后。
“说真的,你们这沙发有点小。”
“你给我滚出去。”
“别嘛,教我玩抽乌龟好不好,你拿得牌是……”
“闭嘴然后给我滚出去。”
五分钟后。
“嘿苦力怕~进来躲雨吗还有热水喝~”
steve感觉全身僵硬了一下,拉起him就往楼上跑。
him最终还是给steve披上了毛巾“想想你着凉了可不好。”其实是家里的“客人”太多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收拾他们。”
him举起了铁剑下了楼。
“妈呀恐怖袭击啊!”末影人第一个跳了起来,踉跄地往后退,苦力怕往他身后一躲。
“如果你们再…”
“我说我说,我告诉你notch的事!”那个末影人好像说出了什么神奇的字眼,让him举着剑的手颤抖了一下。
“跟他有什么关系?”him心想,早就该怀疑这个末影人了。
“我们是来找你的。notch,notch他是……”苦力怕踢了末影人一脚:“小黑,我们只是notch的手下而已。”
“notch他……现在在离这个岛千里之外,和……凋零族开战。”
凋零?开战?他的哥哥?him懵了,他的哥哥什么时候成为指挥官一样的人物了。
看到him云里雾里的神情,苦力怕和末影人相视着不知从何说起,“大概七八年前吧,因为国内动乱太厉害,notch少爷被早一步奉命离开你。那时他已经被认定成…”
“认定成司令,你知道的,就是指挥军队的那样……”苦力怕又踢了末影人一脚,“而现在,因为邪恶的凋零被女巫释放了出来,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事因,凋零招来了各种奇怪的东西,像是传说中的猪人和恶魂……对,有一个奇怪的恶魂,我觉得整件事情和他很有关系……”
him没听进什么,他还在想作为指挥官的哥哥是怎样的英姿。
“哈哈哈兄控”末影人很小声地在苦力怕耳边吐槽到。
Steve倒是在楼上听到了一切。十年前,就是他被妈妈扔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国家的内乱还没闹得很大,也没有凋零那样的东西。可是即使他和him是同一个国家的国民,他也完全不知道him和notch是哪家的人。
him也完全不知道他生活的国家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他一直认为,是村里的那些坏家伙把他的哥哥抓走了,抓到了遥远的岛上。至少周围的人是这么对他说的。
事情绝对没有他们想象中的这么简单。但是steve已经迫不及待地准备好行李出发了。他有那种直觉,如果跟着这两个家伙一定可以找到有关妈妈的线索。苦力怕戳了戳末影人,请楼上的那位下来吧。
于是在steve着急着穿衣服而弄得手忙脚乱的时候,末影人瞬移到了楼上。
啊,早上好
Enderman was killed by Steve.
苦力怕无奈地扶着额:“抱歉,末影人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什么事都干不好。”他默念了什么,然后末影人又在他身边重生了。
从刚刚开始到现在,每一件事都很离奇,him都试图用剑砍自己一下,却被苦力怕阻止了。简单梳理下思路,先是末影人出来搅局,然后附赠了个苦力怕,然后他们都会说话,都没有敌意,还认识自己的哥哥,更知道凋零这种神秘的生物,而且能随便重生的吗?
这事情,肯定有人在背后操控!
随之,him的剑从自己身上抵到了苦力怕身上“你找我到底要什么。”
“我们需要你,notch唯一的血亲,herobrine.”
him眯起眼睛,“怎么去notch那?”
“跟我来,还有楼上换衣服那个。”

--湖
雨已经下得差不多了,末影人自带了一把伞和另两人走着,苦力怕则是肆无忌惮地在前方开路。所谓的开路就是炸,steve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苦力怕优雅地扔着TNT炸的,他真想拉这苦力怕做他女票。不,红颜也不错。
然后他们来到了森林深处那常年不枯的湖泊边。him听过steve提起过这片湖,因为藏在灌木从和蕨类植物中,这片湖显得十分神秘,连老猎手都不轻易在周围晃荡。老猎手警告一切接近湖泊的人,这个湖可是会闹鬼的。steve只去过一次,那真的只有普通的水,哪儿都不瘆人。可现在看来这湖的气势可不小呐!他全神贯注地盯着湖面,好似从那要钻出一只水怪。可是显然什么都没发生。
“我告诉过你,这湖的确没什么特别的地方。”steve突然推了him一把,把him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像上次我来这里时也没有水怪啊。”
“并不是水怪。”苦力怕正经地说,“就算来再多次单凭你一人也是无法展现湖的秘密的。这片湖,得炸。”
“炸什么炸,你真以为这是盗墓笔记啊。”末影人吐槽到,“好吧,是这样的,我们过来的时候建了一个门——”
“传送门?”
“不要提到其他游戏,这里可是麦块。我们可是给它取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叫——”
“别卖关子了,不就是自由门嘛。”苦力怕朝着湖底扔着TNT。
“噢,原来是个翻墙软件的名字。”steve顿了顿,“等等,翻墙软件是什么…”
“奇怪,小黑啊,为什么TNT炸不了?”
“因为那是在水里。”末影人轻轻捶了苦力怕一下,“我告诉过你炸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他随即扔给steve一把钻石镐:“挖吧,看到那个紫得发黑的石头了吗?”
steve盯得仔细点:“没有。”看起来末影人的视力比人类好上个几倍。him倒是点着头说:“我看到了。”
steve瞅了他一眼,把钻石镐扔给他:“你行你上吧。”
him脱了上衣就潜了下去,幸好没听到steve悄悄在背后说白内障自带夜视。
温暖的湖水拥抱着他,him自如得像条人鱼穿梭在苔石和沙丁鱼之中,澈蓝的湖水中紫黑的石块格格不入,那底下时不时还传出女人哭喊,小孩啼叫,猪的哼唧,骨头碰撞的声音。恐怕这就是所谓的闹鬼?
算是费了一点力气,他撬开了那石头。这是一个不大的石室,里面有火把插在室壁上,还有些小虫慌忙地急着逃走。石室的一端开了个小门,不过看上去材质比木门坚硬得多,不容易推开。而石室中央,是一扇几乎撑满半间房间的…自由门。
石室里特殊的构造使里部的氧气充足,在刚刚他撬开石块的下面接着梯子,巧妙得隔开了上部的湖水。没想到那两个家伙也挺聪明的?或是,有谁教给他们的。
岸上的那些人等了好久,只觉得底下突然冒出了光。“him那家伙,不会淹死变成水怪了吧”steve嘟囔着,“看来我们路上得少一个人了。”“据我爸说,淹死的人类会变成美人鱼的,只有末影人会变成水怪,所以我们才从来不沾水,冷水。”“不不不,淹死的人会变成猫的,猫都是邪恶生物,你们最好离这远点,我来收场。”
“水怪?什么水怪。”him纳闷地从水里冒出头,结果当面扔来一个TNT。“苦力怕!!!你如果还不想死——”
“呜啊啊!”苦力怕往末影人身后一躲。
“不要紧的,白内障水怪我来对付,你们先走。”steve举起了藏在衣服里的匕首,直直地冲向him。
“白什么?!造反啦!”him恶狠狠地说,他是不怕steve的威胁,因为steve实在游得太慢了,“我已经把路开好了,你们不想死的都给我乖乖下去。”
“至于你,”him瞪了那边拿着小刀扑腾的人,“我怕你淹死,过来。”
最终steve还是把匕首放了回去,不甘心地抱住him。
“我很开心你还没变成水怪。”
“我也很开心你游得那么慢保了我一命。”

评论
热度(13)

© \魇氷桑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