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no pressure

在暖春,空气中还带有潮湿的气息的时候,Steve喜欢去远足。
带上的行李并不多,半背包就足够了,森林里满是丰富的资源让他自力更生。
有时候不去森林里散步,就会去海中蓬莱休休心。春天是不温不火的,这种时候最适合远足了。
在岛上的新住民him来到这里后,Steve也决定带他去岛的另一头望一眼春天之美。目的地就是海中蓬莱,他们约定好在清晨出发。
在天还朦朦胧胧的时候,Steve就去照料他的爱马,老青了。老青相比其他马温顺的多了,但是胃口不小。骏马狼吞虎咽的享受着美餐,Steve爱怜地抚着它的鬓毛:“今天老青可要多一倍努力啊。”
Him听到楼下的动静,走下床,揉揉眼靠在窗边——四周是非常安静的,太阳有出头的迹象,楼下的狗在打鼾,猫已经跳到了炉子上,突然老青跺了两下脚,稍稍嘶叫了一下,Steve脸上浮现出了欣慰的笑。
这个岛…实在是很美丽,至少比起他曾经待的地方。那个人…也很美丽。Him想,这一定是世外桃源吧,某种程度上自己漂流到这里真是万幸。
“喂…你是说我们要坐一只马出发?”Steve听到him突然的幽幽的声音吓了一个激灵,“你你你你你……是谁啊”“唔……herobrine啊。”“啊,对,不对我不是问这个,当然啦,不然你自己走过去哦!”“没想到你第二天就忘了我了”“我们…不熟啊!”Steve的确不是自来熟的性格,气氛显得有几分尴尬。
Steve擦了擦马鞍,给老青带上锃油瓦亮的马凯,一个跨步上马,高高在上的样子俯视着him“你要不坐我后面?”
“我又不是不会骑马”him嘟囔着,乖乖坐在了Steve身后。
太阳渐渐崭露锋芒,亮度随着老青的步伐加快渐渐上升,森林里的怪物随着黑暗一起被驱逐到洞穴里去了。
him在马上紧紧抱着Steve,因为老青跑得疯疯癫癫的让人胆战心惊。已经习以为常的Steve经常带着嘲讽的表情回头看一眼him,简直是把him气得肺都炸了又无言以对。他狠狠得戳着Steve()不对,是掐着Steve。
然后到了正午,他们才刚刚走到了森林的边境。与墨绿的云杉树格格不入的翠绿的青草,柔软得像地毯一样铺满了整个世界。“这里已经是尽头了吗…”him努力不让Steve发现自己晕马,摇摇晃晃先跳下马去。
“岛的尽头…吧。再远也只有无尽的深海,所以…”Steve接着跳下马,没有再继续讲下去,摸了摸老青的头“干得好伙计,在这里开饭吧”
沁人心脾的草香中,一望无垠的野草和数不尽的鲜花微微摇动着,在晴空与棉絮般的云浪衬托下,是五彩缤纷的真正的世外桃源。
比起前几天在大风大浪里的痛苦,这次还真是值了。him有了永远住在这里的念头。但是事实逼着他去寻找他的哥哥,想想就很失落。
“我们不开饭吗…”him扯了扯Steve的袖子,如果不提醒他Steve好像真又把他无视了。“啊抱歉,实在习惯一个人了……我带了些牛排,要不分一下?”“赞!不过你的生活水平真有这么高吗?”him高兴地跳起来,昨晚吃的整只烤鸡,今天又有牛排,或许Steve真不是土著。“我本来就不是土著!”Steve懊恼地说“我都说了,我是十岁在暴动中被流放到这里的!我是纯种美国血统!”
“谁在乎啊!不过你又聪明又能干,我还真挺喜欢你的”him沉浸在暴风雨后的彩虹,在草做的地毯上打着滚。
“基佬…”Steve有点脸红,“不过是和我睡了一个晚上嘛”
“咦,我是说我挺喜欢你的料理……”
好吧,是自己意识过剩……“我我我是说,不过是吃了一顿晚饭!”
him噗嗤一声笑了,这货可能是美国的基佬呢。
虽然事实证明他们都是基佬,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7)

© \魇氷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