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桑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rainy days2

[两连发,不要夸我文力高,我只是把以前囤的扔出来⋯⋯XP]

雨的声音越发嘈杂,扰得Steve心烦意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雨还是没有停。空气里混杂着泥土和雨水潮湿的气息。Steve又想赖床了……不过他的狗不放过他,在家里疯狂地跑来跑去。“安静点,狗蛋儿。”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坐起身来,看到了摔落在地板上的那本日记。

“昨晚一定是太累了,其实这本日记里描述的故事挺精彩的。我没记错的话,写这本日记的人叫notchy吧?”他捡起书,小心翼翼地抚平有些折角的书页,把它塞回原处。

下楼喂饱了两只饥渴的小伙伴,Steve带上了他的稿子。因为如果是雨天,也只能在洞穴里挖挖矿比较实在了。说实话接连好几天都没挖到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一带说不定都是贫矿呢。哦,说起来,家旁边的那个洞窟还没仔细地深入挖掘过……因为那里经常因为涨潮的影响被淹没。雨下的不大,何不去试着作一作死呢……

可是他到了那里就后悔了。即使不大的雨,经过一夜也可以把半个洞穴给淹了。更为糟糕的是,雨甚至下得更大了。Steve还好自备一艘小船,不至于到游回去的程度,但是他似乎听到了远方传来的呼救声……

 

“你听得到我在说话吗?how a you??嫌気ですか?汪汪汪?”传来的那个声音像**一样说着**的话,他想。真是太烦了,虽然是被救活了但是……他微弱地咳了几声“有水吗……”

模糊的视线渐渐开始对焦,眼前显现出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人。无论是那人偏暗的皮肤还是身上穿的衣服,都让他确信他被一个土著人给救了。土著人脸上满是对他的担心和紧张,不过他的眼睛很美。接过玻璃杯,猛灌了三杯新鲜的淡水,他才开始缓过神来……

“notch……你知道一个叫notch的人吗?”

 

没想到自己救人第二句开口的话居然不是谢谢而是提到其他人,Steve心里有点生气。不过他当然没有显示出来,淡淡地回绝道“不知……”等等,notch?好像那本日记的作者叫……notchily?notchest?notchhhhhhhh?不管了,取这么奇怪的名字一定是他的近亲吧,可是……“不知道。”

“是吗。”那人看起来有点失落,“那好吧,我……”刚想起身,却从腹部传来一阵疼痛。

Steve那种泛滥的善良心又开始发作了,他赶忙扶起那个人“你要不要先去我家歇着?”

思考良久,那人妥协了。Steve数了数,已经是第五句话了,他才刚开始介绍一遍自己:“我叫……herobrine。你可以叫我him,如你所见……”

“你是白内障?”

“噗——”him差点就没把刚刚咽下去的水给吐出来“你才是白内障,我可是纯种的美国人……”不知道前后者有什么因果关系的Steve挠挠头,他至少听出来一个意思——这个叫英雄盐水()的人不是普通人。

“当然不是英雄盐水的意思!”him一眼就发现了Steve在想什么“herobrine就是herobrine的意思,就像你叫……你叫什么?”

“Steve。”

真是一个烂大街的名字。不过听起来不像是土著人会起的名字吧?

“Steve……你的眼睛真漂亮。”

雨还是下着,冰凉冰凉的空气中弥漫着奇怪的气氛,意识到的什么的him觉得十分尴尬,拉着同样十分尴尬的Steve的手就向一个方向走去。

“等等……我家在那里。”Steve拉住混乱的him,两人一言不发地朝着Steve家走去。

对于刚刚那句口胡一般的“你的眼睛真漂亮”,him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他很少夸赞人,更别提夸赞陌生人了。

不过……他们现在已经不算陌生人了吧?


评论(2)
热度(5)

© \魇氷桑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