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氷桑的某据点/

本来想扔涂鸦的,结果这里变扔文的了w

我举起笔,生硬地划下如此优美的线条,几经修饰地,编造出一篇篇感人肺腑的传奇。而这之中的无奈和假言虚语的微笑却是无可比拟的真实。作文就是这样,你写真了,就真的得扣分。自己的偏见就是,所谓真正的感情是朴素的,无法用华丽所流露出的,而文字所带来的美,不过是对充满感情或是每个人自身世界的赞扬罢了。

基于此,语文永远披着那层不会沾染污秽的皮大衣,是皇帝的大衣,虽虚华而灿烂却一无所有,又是不可缺少的。每个人都被它的光彩眩目,向往着更美丽的那身衣裳,又有多少人真正领会了细节呢。没有人会完全了解这层皮衣,那又为什么会有人去否定别人的衣裳呢。自己的目光短浅是否可以认定为别人的不现实呢。

如果这是一位作家笔下的文字,就当他是写大人否定小孩的创造力好啦,那么他想表达的意义一定是大人的目光短浅和小孩的天性被扼杀吗?不,我只是想借此比喻语文有标准答案的范围这一可笑却从没人质疑过的漏洞罢了。而我这么回答一定会被划上一个鲜红的大叉。你们能明白我在散播什么负能量了吧。

评论
热度(1)

© \魇氷桑的某据点/ | Powered by LOFTER